走出認識日本的方法論誤區
  王占陽
  在認識日本方面,長期存在著多種方法論誤區,這是導致形成“日本可能重新成為軍國主義國家”這種誤判的深層原因。由此,走出這些方法論誤區也就很重要了。
  一是應實事求是地看日本,最好能夠身臨其境地看日本。實事求是是一切方法論中最根本的方法論。實事求是,說到容易做到難。比如,面對事實,是否有迴避、掩蓋、歪曲的問題?發現了與流行觀點不同的事實,是否勇於正視和研究、勇於糾正錯誤觀點……這種方法論方面的反思和校正,有助於我們正確認識真實的日本。
  做到實事求是,還有一點很重要,就是重視直接經驗。身在日本的中國人、華人普遍認為日本不可能重走軍國主義老路,筆者也因曾在日本做過訪問學者,而對此深有同感。
  二是應當全面地看日本,而不是只看其負面因素。實事求是的原則包括全面性原則。我們認識日本時,很重要的一點,就是不要一味地只看其負面因素,那就會誇大問題的嚴重性。事實上,在日本社會和國際關係中,同時也有使日本堅持走和平道路強有力的正面因素,而且這種正面因素才是真正的主導因素。
  三是應當根據歷史發展形成的基本格局下判斷,而不是根據少數人的言行下判斷。一般說來,歷史有可能被多數人所決定,也有可能被少數人所決定。但當歷史被少數人所決定時,那一定是形成了某種基本的歷史格局。所以,判斷一個國家的基本走勢,首先要看其當下的基本歷史格局。二戰後,決定日本走向的全部基本條件都發生了根本變化。時至今日,和平主義、民主法治、經濟需要、財政拮据、美軍駐扎、中國崛起等基本要素,都使日本不可能重走軍國主義老路了。在這些基本要素及其所構成的基本歷史格局的基礎上,即使少數人想搞軍國主義,那也只能是過時的幻想。雖然他們也有可能造成嚴重局面,但終究無力顛覆這個大時代,無力倒轉歷史車輪。
  四是應當主要從日本的內政認識它的外交和國防,而不是單純地、孤立地認識它的外交和國防。單純從外交、軍事角度看日本,這是有很大的專業局限性或職業局限性的,很容易走入認識誤區。內政決定外交和國防。日本之所以不可能重新成為軍國主義國家,這是由它的內政所決定的。在這種決定性因素支配下,即使它的外交和國防出現了不良傾向,它也會受到內政因素的有力制約,並被糾正。
  五是應當給予日本內政比較全面的認識,而不是只側重於觀察它的政局變動。日本實行民主制度後,它的政治、外交、國防已經主要地是由它的現代經濟、現代中產階級社會和現代思想文化所決定、所制約的了,相對獨立性並不強。特別是,這種決定因素主要是和平主義的,這就使日本在理性狀態下只能走和平道路。
  六是既要居安思危,也要避免杞人憂天。和平與發展是當代世界的兩大主題,但這兩大主題至今都沒解決好。在和平問題未解決前,戰爭的危險始終存在,居安思危和國防現代化也就始終必要,這是毋庸置疑的。但另一方面,如果居安思危到了杞人憂天的程度,那也會從必要的防範變成庸人自擾,從而導致決策失誤。
  正確認識國際形勢,看到只要是在理性支配下中國本土就不會受到入侵,看到人類文明發展的總趨勢是越來越走向和平,這就是求真務實,就是有信心的表現。有此認知和自信,才能避免反應過度,特別是避免偏離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基本路線,從而更加準確、穩妥地處理好內政、外交、國防諸事務。▲  (原標題:專家:認為日走軍國道路是誤判 去了日本都清楚)
創作者介紹

nvjfvjws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